相關文章
熱點關注
欄目列表

百年雖逝師猶在——吳曉邦舞蹈藝術思想拾遺

來源:作者:本站 打印本頁

曉邦老師的道德、人品,作為一代文人的楷模,在建國后一波高過一波的“運動”之中,就我們所知的“名人”,幾乎難有出其右者;曉邦老師的思想節操,作為近現代舞蹈史中一筆精神財富,我輩建國后的門生弟子,自覺難以望其項背,能得其九牛之一毛,亦足以揮寫一個脫俗的人生。藝術需要晶瑩剔透的胸懷,如癡如狂的追求,其超凡脫俗的境界,又在心不旁騖,尤其難以做到“士而不仕”。千古以來,不肖營之茍茍于功名利祿者,青史之中也是稀客。藝術家沒有自身的真善美,又何從體現藝術之中光明磊落的品格?

建國初(1950—1952年)筆者在中央戲劇學院舞蹈系舞運班做曉邦老師的學生,是初進舞蹈圈;也是初識曉邦老師這位名人。因為還拿不準主意是否就干一向陌生的“舞蹈行”,在眾多“同道”之中,我絕不是老師的好學生,既無心下力練舞,對據說是新舞蹈締造者的曉邦老師也只感新奇。雖無不敬,卻瞇眼旁觀。耳際所聞的一句評議是說曉邦老師有點“怪”,是褒,是貶,一時還無參悟。

先生讓同學們搞編創習作,不知大家何以不約而同地都編騎馬。也許因為學過《鄂倫春》,有摹擬騎馬的動作吧;我則利用編創的課時,躲到宿舍,躺在床上閉起眼睛背唐詩。當被責問:“你怎么睡大覺?”回說:“沒有,我在構思?!钡交卣n,先生要一一檢評了,眼看大家輪番“騎馬”,忽來靈機,即興來了一段“騎驢”——你們騎馬我騎驢。實難預料先生的評語居然是:“好哇!有創意!”同學們知道我從來一招一式的“設計”盡在“閉眼”構思,對先生于我的褒獎有點忿忿然,而我,自知先生不會看不出“騎驢”暗藏著調侃取笑的頑皮,一件小事,先生的態度引起了我的驚詫!到畢業,我又在睽睽眾目之下,領取了畢業文憑的“l”號,并繼續留校。為什么?透過“組織決定”,我久久思索著曉邦老師對我的期望和評定。再透過期望和評定,領會到知遇之情。

1952年組建中央民族歌舞團,先生任團長,同時受中央委任,以中央訪問團名義,赴貴州省“體驗生活,改造思想”,參加全國第一個民族自治縣(黔西臺江縣)的建政工作。途經西安,團部決定為先生配備秘書、勤務員各一名,而先生卻提出:“把孫穎給我,秘書兼勤務員!”由此起,我從先生隨行的近二十名學生中,得以零距離和先生接觸,得以一言一行的解讀,參悟曉邦老師究竟是怎樣一位時代的藝術家。耳濡目染雖只“勤務”了數月,卻從先生處領悟了人的價值是什么,藝術創造需要什么膽氣。作為獲得先生厚愛的一名學生,回顧先生的教誨,未辱厚望;苦苦創業也得益于先生;同時又愧而自餒,委實缺少了師承先生胸懷的資質,想學也學不來。
上一頁12 3 下一頁

免責聲明:凡本站注明來源為xx所屬媒體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免费AV男人的天堂亚洲